袁世凱、黎元洪、馮國璋身為民國總統,為何對徐樹錚如此深惡痛絕

袁世凱、黎元洪、馮國璋身為民國總統,為何對徐樹錚如此深惡痛絕

在北洋集團內部,與袁世凱、馮國璋等元老級人物相比,最多官至陸軍次長、國務院秘書長的徐樹錚只是個小字輩,依靠了皖系首領段祺瑞才能夠在軍政兩界有所作為。可就是這樣一個幕僚型的人物,卻讓袁、馮及黎元洪等總統之流深惡痛絕,這是為什麼呢?

反對帝制,得罪袁世凱大總統

1912年袁世凱竊取辛亥革命成果,登上大總統寶座後,加緊推進帝制計劃,準備過一把皇帝癮。此時,段祺瑞擔任國務總理和陸軍總長,是僅次於袁的二號人物。袁擔任大總統,段有望取而代之;袁一旦當上皇帝,無論早晚,天下都是其長子袁克定的。

為此,身為段祺瑞的智囊和得力助手,徐樹錚幾乎牽頭和參與了北洋系內部反對復辟的一切行動。袁世凱惱羞成怒,將其陸軍次長之職免去。即便如此,1915年12月12日帝制醜劇開始後,徐樹錚依然徑直上書袁世凱,要求其立即取消帝制,並下罪己詔。

目中無人,得罪黎元洪大總統

袁世凱死後,段祺瑞繼續擔任內閣總理,掌握北京政府實權。黎元洪雖然繼任總統,但徐樹錚對這位無權更無兵的傀儡總統,從來就沒有好臉。當得知徐樹錚被任命國務院秘書長後,黎元洪立即搖頭拒絕:「我不能與徐樹錚共事,我怕見他。見了他,猶如芒刺在背」。

誠然,在國務院秘書長徐樹錚看來,黎元洪這個總統就是看大印的。某一天,其送公文去總統府蓋印章,涉及山西省三名廳長更迭,黎稍有詢問,徐竟不耐煩的說:「總統但在後頁年月上蓋印,何必管前面是何事情」。氣的黎元洪大罵:「現在哪裡是責任內閣制,簡直是國務院秘書長制。」

膽大包天,得罪馮國璋大總統

段祺瑞執掌北京政府期間,徐樹錚的權力一度大得驚人,幾乎超過了總統和各部總長;徐的膽量也非常大,對內閣會議結果也敢陽奉陰違。如第一次內閣會議討論李烈鈞與皖系廣東督軍龍濟光爭奪廣東,會議議定去電和解,徐卻擅自發電閩、粵、湘、贛四省出兵圍剿李烈鈞。

直奉對抗期間,直系首領馮國璋擔任總統。1918年1月,馮從日本貸款購買了4個師的裝備,共計步槍2萬7千支,還有大批火炮彈藥等,全部囤積在秦皇島港口。徐樹錚竟然偽造提貨單據,以瓜分這批軍械和副總統寶座為誘餌,引誘奉系張作霖部隊出關,將所有軍械全部劫掠一空。

不過,徐樹錚正是依靠與奉系分贓得來的這批軍火,編練了4個混成旅,並以此為基礎組建西北邊防軍,於1919年6月底收復了外蒙古,在民國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